期货 〉期货评析
期货评析
面临生死大考 钢企借期货套保纾困
时间:2015-11-12
更多
生产亏损加剧, 钢材出口下滑

A 国内钢材出口放缓
A 国内钢材出口放缓

  9月份以来,铁矿石价格呈单边下跌态势。国内铁矿石期货主力1601合约由9月417元/吨的高点,一路下跌至目前的345元/吨,累计跌幅超过17%。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下跌,并未缓解钢企面临的困境。中钢协数据显示,在前8个月巨亏180亿元的基础上,9月大中型钢铁企业亏损100亿元,其中主营业务亏损552亿元。

  据记者了解,目前华东地区一些民营钢企也已陷入亏损境地。“现在钢厂生产普遍亏损,其中,中厚板亏损幅度更大一些,螺纹钢亏损幅度相对小一点。”沙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谦在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由于去年来自造船行业的订单情况较好,中厚板的利润一直比较可观。但从今年开始,航运运价低迷,船厂的生产进度放缓,导致中厚板的需求不足。据我的钢铁网测算,目前钢厂生产一吨中厚板亏损超过400元。

  除了生产面临亏损外,汇率波动也直接影响了钢企的经营。今年8月,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贬值,这让不少钢厂遭受了较大的损失。宝钢股份(600019,股吧)总经理戴志浩此前表示,在此次汇兑损益中,宝钢股份已切换的美元短期融资汇兑损失约12亿元,目前仍持有的暂未切换的长期融资和欧元融资重估汇兑损失预计8亿元。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由于汇率波动幅度加大,且国内的汇率对冲工具相对缺乏,目前一些钢铁企业主要通过铁矿石进口和钢材出口来平衡汇率波动。“虽然汇率波动对出口有冲击,但我们铁矿石进口和钢材出口金额总体是平衡的,汇率波动对我们基本没有影响。”沈谦说。

  事实上,单就出口而言,钢铁企业也是“赔钱赚吆喝”。目前螺纹钢国内的销售价格在1800元/吨左右,而出口到新加坡的价格为265美元/吨,FOB价格接近250美元/吨,出口价格与国内相比已经倒挂200元/吨以上。

  沈谦告诉记者,目前国内钢材需求在减弱,国外也在有意打压中国的钢材出口。“虽然钢材的出口价格比国内销售价格低很多,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会把出口当成一个战略,因为这些产品如果不出口的话,只能留在国内消费,最终还是会把国内的价格打压下来。”沈谦说。

  据介绍,去年沙钢的钢材出口量为420万吨,今年的出口量在700万吨左右。“今年国内的钢材出口量超过1亿吨,随着反倾销案件的增多,明年中国钢材的出口可能会放缓。”沈谦表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今年下半年,部分钢厂的钢材出口量已经开始下滑。据国丰钢铁采购部期货业务处处长周耀臣介绍,虽然上半年他们公司的钢材出口量保持增长,但由于出口价格倒挂,目前他们的出口量已经开始下降。

  “短期来看,钢材需求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加之出口形势又在恶化,钢铁行业的冬天还没有真正到来。”周耀臣直言。

  当前国内钢铁企业可谓面临着“内忧外患”。一方面,钢材出口增速可能放缓;另一方面,市场需求疲软,需求淡季来临,钢企减产或停产范围可能进一步扩大。

  “国内钢铁行业正处在去产能阶段,短期内钢材价格的真正底部很难见到。”中天钢铁投资部经理田杰认为,钢材价格只能继续往下走。

石横特钢出口贸易部负责人也认为,今年年底螺纹钢价格能够稳定在1750元/吨附近就算不错了,有可能会跌到1700元/吨。

  B 部分钢企资金状况不容乐观

  面对悲观的后市,钢企是继续死扛到底,还是提前做好减产打算?“目前虽然有些钢厂减产了,但这个时候减产就要等春节后才能复产,因此钢厂还是会挺一挺的,撑得越久越好,至少要撑到今年12月或明年1月。”沈谦说。

  据记者了解,沙钢、石横特钢等一些“家底厚”或现金流情况还不错的钢企,目前仍在满负荷生产,沙钢本部仍维持现有产能,淮钢、安阳永钢总体也是满负荷生产,且暂时没有减产的计划。

  “我们现在尽量维持生产,真是到了亏损严重的时候,可能也会考虑适度减产,如果我们出现这种情况,估计国内的钢铁企业都会很困难。”沈谦坦言。

  据行业人士介绍,目前经营状况比较好的一些钢企,主要是2008—2009年间新项目上得比较少的。上项目多的钢企目前负债率普遍很高,一些钢企甚至已经资不抵债。

  从套保企业的资金腾挪来看,目前一些钢企的资金状况非常不乐观。据道通期货总经理段安林介绍,以往钢企参与期货套保都会配置一定规模的资金,且这些资金都沉淀在期货账户上,但现在钢企每笔套保操作完成后,都会把资金抽出去一部分保企业的现金流,待下一笔单子要操作了再转进来。“今年下半年开始,企业的这种资金腾挪越来越多了。”段安林说。

  在经营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国内大部分钢厂都在狠抓内部管理。比如仔细核算成本,亏损多的产品少生产,亏损少甚至有微利的产品则多生产。原来钢厂利润情况好的时候外包出去的一些业务,目前也不再外包了。

  在沈谦看来,钢企要想存活下去,还要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现在很多钢企在变相裁员,比如增加了新的生产线,却不再招人,这样也降低了生产成本。”他说。

  莱芜钢铁期货处处长张毅认为,目前钢厂资金普遍紧张,从采购到生产环节都在压缩成本,并做好库存管理,这可能会拉长去产能的过程,大规模减产、停产短期还不会出现。

  C 期市套保助力钢企减亏

  除了狠抓内部管理之外,利用期货套保也成为大多数民营钢企在困难时期的选择之一。“现在钢铁企业生产经营越来越困难,他们参与期货套保的需求越来越迫切。”段安林告诉记者。

  记者也发现,以往钢铁行业会议更多是讨论市场行情,现在会议重点是讨论如何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来辅助企业经营。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钢企加入期货套保的队伍。据了解,除了沙钢、南钢、日照钢铁等一些在期货市场具有丰富经验的钢企之外,目前国丰钢铁、敬业钢铁、莱芜钢铁、中天钢铁等都设立了期货处,逐步涉足期货市场。

  以南钢为例,南钢的大股东是复星集团,对企业参与衍生品交易持比较积极的态度,这为南钢开展期货套保提供了便利。“大股东是支持我们参与期货的,但必须要符合套保的要求,我们的套保也是和现货结合起来做的。”南钢投资部部长蔡拥政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他告诉记者,此前公司的板材事业部签了一个锁价订单,但又担心订单的毛利不高,如果铁矿石价格上涨5美元/吨,订单的毛利可能就没有了。这时板材事业部就会向证券投资部提出套保要求,证券投资部根据各事业部的需要做整体的套保方案。比如,他们做锁价长单,该订单20%的预付款正好可以作为期货保证金,在期货上进行原料买入保值。

  “如果事业部签了一个10万吨的订单,我们会把钢材数量折算成焦煤、焦炭、铁矿石采购量,在期货上进行买入,后期随着订单逐批交货,我们也逐批平仓。最终现货的毛利跟期货套保产生的亏损结合起来计算,之后把盈利或亏损全都算给现货端。”蔡拥政说。

  据介绍,今年上半年南钢主要在原料端做买入保值,做板材和镍板的锁价长单,同时在螺纹钢上做卖出保值。原料端针对铁矿石价格上涨风险,他们利用铁矿石远月合约贴水对一些锁价订单做了买入套保,上半年做了30万吨左右。

  “由于参与的量比较少,其对公司整体效益的影响不是太大,但通过参与期货,我们敢接一些订单甚至主动接一些负利或效益不是太好的订单,这样至少能够保证钢厂有稳定的排产期和排产量,以稳定生产经营。”蔡拥政告诉记者。

  今年钢材价格不断下跌,月初生产的产品到月底卖出去,产品的成本与销售价格往往是倒挂的,且前后价差损失远远高于销售毛利。鉴于此,在产成品卖出套保方面,南钢结合现货价格、期货价格和生产成本,在期货上做螺纹钢卖出保值,今年上半年在螺纹钢期货上也操作了4—5次。

  据了解,虽然南钢螺纹钢卖出保值的量不大,但起到了比较好的效果,现货端亏损1000万—1200万元,期货端盈利700万元。“如果不在产成品上做卖出保值,这一千多万元就实实在在地亏掉了,期现对冲后亏损就大幅减少了。”蔡拥政说。

  他表示,今年三季度,南钢对套保策略做了一些调整,对铁矿石买入套保加大投入,对铁矿石进行战略套保。据介绍,南钢每个月的铁矿石需求量在120万吨左右,考虑到铁矿石现货价格将在45—60美元/吨波动,期货价格总体上在40—55美元/吨振荡。“我们会先核算当月钢材订单所需要的铁矿石采购量,假如是120万吨,我们会在现货市场采购80万吨,剩下的40万吨会在期货市场进行采购。”蔡拥政表示,2016年将继续进行期货套保,其中锁价订单他们还会继续做。

  不过,对于目前的螺纹钢卖出套保,他却显得比较谨慎。“螺纹钢期价跌到1800元/吨这个水平,相对于钢厂的生产成本来说,已经贴水300—400元/吨,而且相对于现货价格也是偏低的。”他说。

  除了南钢、沙钢等一些久经沙场的钢企套保“明星”之外,国丰钢铁在期货套保上也开始崭露头角。据周耀臣介绍,国丰钢铁去年6—7月开始涉足套保业务。

  “铁矿石及钢材的价格波动太大了,钢企必须要对价格进行风险管理。”周耀臣对记者表示。据了解,国丰钢铁每年的铁矿石进口量上千万吨,铁矿石价格波动对利润影响非常明显。铁矿石期货上市后,公司高层开始探索套期保值之路。

  今年3月底4月初,出于对春季复产行情的预期,再结合企业的实际需求,国丰钢铁的期货操作团队在铁矿石1509合约上买入套保,提前规避了铁矿石价格上涨风险。今年5月底6月初,由于企业需要在港口买现货补库存,现货合同签订后,国丰钢铁根据合同数量,对期货上的头寸进行了平仓。

  “这批单子的入场位置很好,出场时机也很不错,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帮助企业规避了原料价格上涨的风险。”周耀臣对记者说。

  据了解,国丰钢铁最初主要围绕着铁矿石期货进行期现结合操作,随着对合约规则的熟悉和对市场认识的加深,国丰钢铁的期货参与量不断增加,参与品种也更加多元。在掌握了交割规则后,国丰钢铁结合自身的购销情况,大胆进行套期保值探索,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风险管理效果。

  “目前期货套保操作已经成为公司经营决策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周耀臣坦言。不过,与南钢不一样,国丰钢铁由于具有国资背景,在期货套保操作上面临的情况可能更复杂一些。比如,在进行期货套保之前,他们要向集团及国资委上报备案,同时每个季度要向集团报备盈亏,保证期货套保头寸与现货头寸高度匹配。

  D 参与套期保值应勿忘“初心”

  虽然钢企期货套保已经有不少典型案例,但大多数钢企特别是国有企业尚未涉足期货市场。“现在很多钢厂没有进行风险管理,在买货的时候很被动,比如贸易商不愿意出货,钢厂只能被动加价。”周耀臣告诉记者。

  事实上,当前整个黑色产业链的发展态势也在倒逼钢企利用期货工具。目前,日照、青岛等地的铁矿石贸易商越来越少,贸易商也在进行精细化管理,比如利用掉期、期货、期权进行操作,导致钢厂的采购议价能力变弱。

  “生产企业未来也许要走国外企业走过的路,产业与金融资本结合。如果进入金融市场,又不学会游泳,就只能被淹死,目前国内钢企面临的处境就是如此。”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说。

  周耀臣也认为,期货和现货是未来钢铁企业经营的“两条腿”,以前行业景气的时候,靠现货“一条腿”就可以赚钱,但现在行业在走下坡路,如果还是“一条腿”走路的话肯定不行,钢铁企业要利用好期货工具。

  不过,他也坦言,目前一些钢企在期货套保的过程中也容易走向投机。套保盘和现货盘在操作上逻辑是不同的,一个是要赚钱,一个是要防止赔钱,而一些民营钢企老板既要期货赚钱,也要现货赚钱,最终导致套保变为投机。

  “套期保值是为了锁定未来的价格风险,如果期货头寸盈利,那么现货端一定是有损失的。相反,期货头寸亏损,那么现货端对企业是有利的,不能因此否定期货的价值,必须勿忘套保‘初心’,客观综合评价期现货的收益。”周耀臣说。

  对此,沈谦也深表认同。他坦言,不管对市场多有把握,都不要把单边头寸放得太大,否则会把企业的经营风险放大很多倍。同时,他还表示,无论是生产企业还是贸易公司,只能把期货作为一个辅助经营的工具,既要敬畏它,也要利用好它。

  除了企业自身对期货定位出现偏差之外,有些钢企在套保过程中采用现货思维,也会导致避险保值功能无法正常发挥。比如,金融市场有一些自身的属性,用做现货的思路去做期货,很容易让套保进入误区。

  “期货业务是在传统产销的基础上进行的,对远期不确定性风险进行管理,在做的时候一定要清楚企业的实际产销结构,并结合采购和销售计划提前制订套保计划。”周耀臣表示,期货套保涉及采购销售、生产调度、财务等各个方面,要对期货业务部门充分授权,同时期现业务也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免责声明:本文纯粹为提供资料而编写,并未经过任何司法管辖区的任何监管机构审阅。本文所载资料可随时更改,而无须事前另行通知。东航金融谨慎地编写本文,然而东航金融及其关联公司、其董事或雇员(「相关方」)并不就本文所载之声明、资料、数据及内容的准确性、及时性和完整性做出任何明示或隐含之声明或保证。本文亦不构成所涉及的任何买卖或交易之要约。 因此,如对任何因信赖或参考本文章内容所导致的损失, 相关方将不会对您或任何第三方承担任何及所有直接或间接因此而产生的责任。